導航菜單
首頁 > 故事大全二 > 鬼故事 » 正文

午夜奇談之案中案

我于殺戮之中綻放,亦如黎明中的花朵。

“死者在家中被殺,他的皮膚被人剝了下去,兇手用皮膚縫制了一個娃娃,并且兇手用死者的鮮血在墻上畫了一幅山水水墨畫,不光這樣還寫上20020607。”隊長看了看尸體,又看了看馬家辰說道。“家辰,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毫無頭緒,我只知道他是個手法高超、思維敏捷的人,他估計為這次作案做了很多準備。”馬家辰臉上眉關緊鎖。

“我認為兇手是一個有某些精神疾病的人,他干的太多的事都匪夷所思,超脫了常人的理解能力。”隊長身旁穿白大褂的醫生說道,他就是精神病院長龍溪。“但我更認為兇手會故意留下些線索。”

“為什么?”隊長和馬家辰異口同聲地問道。

“因為他是神經病。”龍溪推了下眼鏡尷尬地說道。頓時馬家辰和隊長感覺一萬只草泥馬在眼前飄過,精神病院的醫生看樣子也都不正常。

“隊長,隊長!”一個小警察喊了起來“死者電腦里有一張光盤。”

“打開看看。”

光盤里有一段視頻,打開視頻,一個帶著面具身穿戲服的男人展現在警察面前。“你好,警察。藝術,值得為之痛苦;美麗,即是痛苦;殺戮,是多么甜蜜的哀傷;世界殘酷,但并非一定丑陋。我,很純粹;我的作品,很純粹。死亡,不是匆匆過場,而是一部歌劇,我,該為之起舞。這個舞臺被我的才華踩在了腳下,但我也把它帶到了新的高度!連殺大戲,將由我領銜。哈哈哈哈......”

瘋子!一個純粹的瘋子!一個穿著戲服的純粹瘋子!一個穿著戲服語無倫次的存粹瘋子!這所有警察對面前這個兇手的唯一評價。

“一個藝術家。”龍溪小聲地說了句話。“一個以殺戮為藝術的人。他將把所有人都變成他的藝術品。20020607將是他的下個藝術品。”

“快去調查關于20020607的任何資料。特別是2002年6月7日生的人,不能讓這個瘋子為非作歹了!”馬家辰大吼道。“隊長,我去保護群眾,你去局里掌控全局。”

“嗯,交給我吧。”隊長點了點頭,“所有警員全體出動!快去保護群眾!”

所有人都嚴陣以待地去準備了,今天的警局是壓抑的。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將面對的是一個高深莫測以殺人為藝術的藝術家,沒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
警察們調取了所有在2002年6月7日出生的人的信息,全都是學生,真不知道這個瘋子為什么要對孩子們下手?警察們兵分五路,隊長坐鎮警察局,馬家辰去尋找兇手,剩下的三路警察把2002年6月7日出生的學生全都聚集起來,然后對其保護。一場與死神的博弈就此開始了。

一天過去了,一點動靜都沒有......

所有警察都在想,是不是這個瘋子怕了?可是警察又接到報案,在xx商場的廁所里發現一具尸體。死者身體被戳了大大小小個窟窿,并且兇手在墻上用鮮血寫下了19870402。

“去查查死者與20020607有什么關系!”馬家辰大吼道。

“嗯。”一個小警察點了點頭,便去調取資料了。

“這些窟窿好像是......”龍溪院長一臉嚴肅地說,“好像是星象圖......又是一件藝術品!”

小警察急慌慌地跑了過來,說:“辰哥,死者與20020607毫無關系,包括她的家人也與20020607毫無關系,但xx商場是2002年6月7日建的。”

“兇手留下的數字與受害者無關,而是與作案地點有關。”馬家辰沉思了一下,突然他大喊:“糟了!警察局!警察局是1987年4月2日建的!快回去!”

警察局里,隊長的尸體被掛了起來,頭和四肢都被砍了下來然后又被縫了上去。隊長的死相恐怖,好像遇到了來自地獄的惡鬼,不光這樣隊長的配槍也失蹤了。

“隊長~”在場的大小警員全都哭了起來,隊長是警察局歲數最大的人,他對同事朋友都很和藹,早年曾在特案組辦案,一直工作在一線;可由于歲數太大了,被調到了天晶市警察局當隊長。

龍溪院長堆了下眼鏡,一臉嚴肅地說:“拼圖!新的藝術品!家辰,隊長的死我表示悲哀,可你要趕快打起精神來。兇手一天不被抓到,就會多出一個新的藝術品!”

馬家辰點了點頭,擦掉了臉上的眼淚,點上了一支煙抽了起來。當他抬起頭時,冷靜與睿智又在他臉上浮現。他看了看兇手用隊長鮮血寫的20140321,便去調查資料去了。

2014年3月21日建成的xx大廈是天晶市最高的建筑物,是工作、娛樂和商場集一身的綜合大廈,人流量極多。馬家辰通知了大廈的負責人讓他疏散群眾,于是大廈發出了危險警告,希望大家趕緊撤離。另一方面,幾個全副武裝的警察開始尋找殺害隊長的兇手。他,一定在大廈里!

大廈4層今天搞動漫展,所以各式各樣的cosplayer都有。這幫中二青年不光不抓緊撤離,而且他們的打扮為警方制造了很多困難。

“辰哥,你看!”一個小警察指了指前面的cosplayer。一樣的面具一樣的戲服,這身打扮馬家辰死也忘不了!馬家辰舉槍跑了過去,一腳踢翻了他。“警察!不許動!”馬家辰看見這個瘋子就恨不得馬上把他擊斃。

“啊~我不是面具殺手啊!我就是個大學生!”那個人把面具摘了下來解釋道。

馬家辰用槍頂著那個年輕人的腦袋,大吼道:“別他媽的給我耍花樣!”然后用手銬把年輕人拷了起來。

“我真不是!”年輕人慌了起來,“我在新聞上看見他,我感覺他很帥!我就想在漫展上扮演他!我真不是!你看!那不也有個戴面具穿戲服的人嘛!”

馬家辰回頭一看,相同的面具相同的戲服,再仔細一看人群里穿這身衣服的不下五個。馬家辰解開了年輕人的手銬,年輕人慌慌張張地跑了。這該如何是好!馬家辰心想。

他抬頭一看,在第25層,大廈的透明電梯里,一個戴面具穿戲服的人和一個白領美女上了電梯。男人突然露出了刀,插向了白領美女,一刀,兩刀......美女在慘叫,兇手在狂笑,他享受著殺戮的快感。鮮血從美女白凈的身體里噴了出來,在空中化作一條美麗的弧線,一縷鮮紅濺在了透明的玻璃上,像黎明時綻開的花朵,那么鮮紅,那么刺眼!

“快讓電梯停下!快讓電梯停下!”馬家辰大叫著,他要去救那個女人!他要去抓住兇手!

“辰哥,電梯不受控制啊!那個瘋子破壞了網絡!”

“快去修!趕快!”馬家辰快瘋了,他掏槍射向了兇手,可惜玻璃是鋼化玻璃,根本傷害不到兇手。

男子還在享受著,不過他不在用刀戳,改為用刀割。一刀、兩刀......他又在透明的玻璃上寫下了20041224。

“能控制電梯了嗎?”馬家辰已經暴走起來了。

小警察一臉焦慮地說:“不能。還得等一會!”

“媽的!”馬家辰掏出槍又對著電梯亂射。男子好像發現了什么,抬起頭看了看馬家辰。他在笑,嘲笑這位年輕有為的警察。的確,他沒摘面具,但他就在笑,笑著這些酒囊飯袋。

電梯在4層停下了。小警察一臉懵逼,自己還沒控制電梯啊,怎么就停了?但所有警察無一不興奮起來,因為警察局所有的精英警察都在4層。門開了,男子雙手舉起從電梯里走了出來。

“你好,警察。”同樣的聲音、同樣的面具、同樣的戲服,“疼痛,如此美妙;作品,即是一切;藝術,必須凌駕常理;每個細節,都應到位。我,從污穢和淤泥中復蘇,我是灼熱的清蓮,我是獨一的美!你們的平庸無奇,將被我的無倫才智徹底升華。火焰表演開始了!哈哈哈哈......”說完他的手上便多出了個遙控器,他摁下按鈕。

“快臥倒!有炸藥!”這是馬家辰才意識到今晚的藝術品不是別人,就是他們自己!

爆炸的火焰吞噬了4層。面具男子跳窗逃走了,一切都是準備好了的。這次爆炸警方損失過半,馬家辰也受了輕微的燙傷。不過,疼痛算不了什么,為戰友報仇,抓住面具殺手才是最重要的!

......

某小區內,一個戴著面具身穿戲服的男人盯上了一個年輕女人,她那皎白的皮膚做下一個藝術品,剛~剛~好。與此同時,一個肚子餓得咕咕叫的男人也盯上了這個女人,今晚的食物,不錯,不錯......

作者寄語:瘋人院兇殺案http://www.guijj.com/html/474207.html食人魔魏來http://www.guijj.com/html/476713.html半面人囚禁青年男女http://www.guijj.com/html/494739.html旅鼠游戲還在審核,哈哈這篇反正我是很喜歡的啦,同樣希望大家喜歡,在這薔薇謝謝支持我的你們,嘿嘿!

相關推薦:

澳洲三分彩计划软件